第五百四十四章 弟子郑叱,拜见老师!【六千字大章,求月票!】_黄庭道主_五彩小说

黄庭道主 第五百四十四章 弟子郑叱,拜见老师!【六千字大章,求月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五彩小说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师兄?”

  “这是怎么回事?”

  “这人到底是谁?!”

  在场众人,张敬山、公羊冶、牧辰等真仙包括孟秋、孟获等一众围观的元神修士,一个个也傻了眼。

  两方争斗。

  结果竟是师兄弟?

  还有,这被羽丰子请出的仙使,居然出手将羽丰子打杀。如此‘反噬’,更是令人又惊又疑。

  倒是白洛祖师、青白子等老牌真仙,见着仙使坐忘道人显露面容,脸色顿时大变。

  那古镜真仙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长生盟主郑叱老魔?!”

  这一言出。

  四方皆惊。

  “长生盟主?”

  “郑叱老魔?”

  “这人难道是数千年前,被老师连根铲除的长生盟之主?!”

  牧辰等人一惊。

  他们作为近些年新晋真仙,在他们行走世间之时,长生盟早就覆灭。七大仙尊尽被老师清净大圣斩杀,血溅苍穹,化为赫赫战绩。

  而长生盟主郑叱则不知所踪,再未出现。

  久而久之。

  渐渐也就被忘却。

  在场这些人中,除了几位老牌真仙之外,根本没人见过传说中的那位长生盟主。

  没想到摇身一变。

  居然成了羽丰子等人口中所谓‘仙使’。

  此刻听得古镜真仙之言,自是大惊不已。

  人群中。

  孟获最先回神,厉声道,“原来所谓‘仙使’,竟是当年郑叱老魔。这老魔执掌长生盟,坏事做绝,堪称天下第一妖魔。羽丰子等勾连老魔,妄图污蔑大圣爷,其心可诛、其罪难饶!”

  声音响彻四方。

  立时激起千层浪。

  白洛祖师、青白子等面色惊变,怒视坐忘道人,即长生盟主郑叱,怒声道,“郑叱老魔,安敢冒充仙使?!”

  他们当真是惊怒至极。

  这仙使摇身一变,成了当年臭名昭著的长生盟主。如此人物,连带着将他们也沾染的臭不可闻。再加上这郑叱老魔好似反复,没了‘仙使’靠山,他们如何能挡得住清净大圣?

  “害人不浅!”

  五位老牌真仙怒极。

  郑叱却不理会。

  他往秦卫道人看去,似是在等待什么。

  秦卫道人见状,先是冲着郑叱道,“老师正在司命峰,待我处理完此间事务,便领师弟去拜见。”

  “老师——”

  郑叱不言不语,眼中却露出莫名之色,微微点头。

  秦卫道人见着,这才往白洛祖师等人看去。

  这五位真仙如今不识他,但秦卫道人对他们却熟悉的很。昔日并肩作战,如今却剑拔弩张,一时感慨,“诸位闯下大祸,一同去司命峰请罪吧!”

  这几位真仙说是受人蛊惑,可不做调查,便趁机发难,显然动机不纯,打着将清净大圣拉下马的念头。

  念着他们往日功绩不小,又得他求情,老师才未亲至,算是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不好好把握的话——

  “哈哈!”

  “好深的谋划。你们如此处心积虑,不就是想将我等踢出仙盟么?没想到连郑叱老魔都是你们的人!”

  “好好好!”

  “既然如此,我等退出便是。”

  白洛祖师大笑着,笑中多数苦涩。大袖一拂,面露讥讽之色,转身便要离去。青白子等人面色变幻,有白洛祖师带头,一个个也讥讽两句,转身就要离去。

  “唉!”

  秦卫道人见状摇头,不由长叹一声。望着白洛祖师等要走,他一手执神火扇,一手在虚空一抓,一根青竹杖顿时出现在手中。

  白洛祖师等人一见,顿时大惊失色——

  “清静竹杖?!”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要知道,这清静竹杖可是那位大圣爷的看家法宝,早就是仙器之列。曾灭杀不少妖魔,就连长生盟七位‘长生仙尊’也多是丧命此杖之下。

  凶威十足。

  凶名极大。

  “逃!”

  白洛祖师等根本不敢有丝毫迟疑,转身一跃,就往着四面八方遁去,要逃遁无踪。可清静竹杖动作更快。刚被取出,就落在空中,竹杖发出清澈光芒。

  “吼!”

  “吼!”

  “吼!”

  十二条铁背蜈蚣,自竹杖中飞出。庞大身躯犹如山岳,又像是太古天龙。轰然席卷,笼罩诸天,布下庞然阵势。

  直将白洛祖师等拦住。

  砰!

  砰!

  砰!

  五大真仙冲撞大阵,大阵却分毫不动。反而将其一个个实力压制,疲于应付。秦卫道人上前,伸手轻握住竹杖,冲着五人后心打去。

  慢条斯理。

  五位真仙瞬间栽倒在地,六识尽被封禁,再难反抗。

  “是大圣爷的清静竹杖!”

  “好强。五大真仙竟然都如此轻松就被拿住!”

  四方惊奇。

  原以为大圣爷不出,很难阻挡这五位真仙遁逃。没想到秦卫道人取出大圣爷法宝,直接就将五人拿住。

  “神火扇。”

  “清静竹杖。”

  “此人到底与老师是何关系?还有那青元道人——”

  “司命峰分明是老师闭关之所,怎的又成了那道人所在?”

  张敬山等人心中也满是疑惑。

  见着秦卫道人拿下白洛祖师等,再忍耐不住,公羊冶几步上前,冲秦卫道人拱手道,“这位道友有礼,贫道公羊冶,添为仙盟盟主清净大圣第六弟子、五火门门主。道友手中这神火扇、清静竹杖,皆是老师法宝,不知道友与老师——”

  公羊冶也不遮掩,一开口,便是开门见山。

  秦卫道人听到声音,扭头往公羊冶看去,上下打量一番,不由笑了,“五火门总算有扛鼎之人,不错不错。”

  此话说着。

  公羊冶摸不着头脑。

  却听秦卫道人又冲着公羊冶、张敬山等五人继续道,“劳烦诸位将白洛、青白子等人带上,随我一同去司命峰。”

  他说完。

  便往郑叱看去。

  郑叱面上见不得神色。只是却会意,与秦卫道人一同当先飞遁,往南面司命峰飞遁过去。‘瘟皇大手印’化出的数十条神龙,凝聚合一,化为一方印玺,直将羽丰子封禁其中。

  印玺凌空,落入郑叱手中。

  公羊冶、张敬山等对视一眼,一个个满心疑惑,却也不惧,各自拎着一位真仙,直奔司命峰。

  穿山真仙立在原地,眼底光芒闪烁不定。

  正踌躇间。

  天际传来声音——

  “穿山道友,莫要落下了。”

  这是那秦卫道人的声音。穿山真仙听着,又想着被封禁的白洛祖师等,一咬牙,不敢遁逃,只能跟着往司命峰方向飞去。

  转眼间。

  朝圣山内外,算上秦卫道人、长生盟主在内,一共十四位真仙全都离去,只剩下孟秋、孟获等一众元神修士,以及仙农宗众位修士,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待在原地。

  ……

  南海有山,曰青龙山。

  此山犹如神龙盘亘,颇有仙气盎然。

  位于青龙山南侧,有一峰,唤作‘司命峰’。

  此峰玄奇,全身石骨,如钢锥,如石柱,如青莲花,如玉芙蓉,如刺天宝剑,如擎天巨臂。

  旧志载:“有云鹤往来其上,上古赫胥氏葬此”。

  乃是仙家居所。

  这一日。

  司命峰上,一名道童迎着斜阳盘坐修行,周身散发阵阵玄妙意境,笼罩四方。以他为首,以司命峰为头,整个青龙山如同焕发生机,活灵活现,恍惚间,已是一条真龙,欲要翱翔九霄,纵横四海。

  又因道童盘坐,虽志不减,却甘愿俯首。

  道童身侧。

  一位风姿绰约,明眸有神的女子,身着月白道袍,一同盘坐着。其气机波动不定,显然也是刚刚晋升真仙不久。

  忽的。

  女子眼眸明亮,看了眼天外,才冲身前道童道,“老师,师兄回来了。”

  陆青峰睁眼。

  一眼瞧见,天外一道道仙光摇曳,落在青龙山前,拾步而来。

  他扬手打出一道玄光。

  玄光铺陈康庄大道,自青龙山脚下,直达司命峰顶。

  不多时。

  众人他这玄光大道到来。

  “拜见老师!”

  张敬山、公羊冶等第一眼见着陆青峰,连忙躬身拜下。

  一旁。

  穿山真仙心中惴惴,面上不表,也冲着前方道童拜下,“见过盟主。”

  一晃又是数千年。

  陆青峰模样变化不大,依旧是童儿模样,约莫六七岁大小。头上半束发,几缕青丝垂下,身穿一领青衣。腰间绦结草来编,脚下芒鞋麻间隔。明眸皓齿,飘飘并不染尘埃;面如白玉,耿耿全然无俗态。

  任谁见了,都要赞一声,好一个神神气气小道童。

  然此时。

  一众真仙拜在这小道童跟前,拘束、恭敬,不敢丝毫放肆。

  张敬山等拜过之后,心中疑惑。

  这秦卫道人要见的不是他那老师青元道人,怎的来到司命峰,到了自家老师清净大圣跟前?

  “难道——”

  “是这位?”

  他们目光一转,落在老师身侧气质出众的女修身上。

  然一念方起未定。

  就见着那秦卫道人手捧清静竹杖,冲着陆青峰恭敬拜下,口称:“弟子幸不辱命,已将师弟带回。”

  声音掷地有声。

  张敬山、公羊冶等却被这一幕惊的瞪大眼睛,“这——”

  “此人不是师承青元道人,怎的——”

  全都迷惑。

  就连一旁郑叱,见着这一幕,也不禁皱眉。仔细打量跟前明眸皓齿的小道童,恍惚间,似透过时空,见着那位即便是数万年也不曾忘却的容颜、身影。

  埋藏心底最深的一处顿时被触动。

  心间一酸。

  郑叱呆立原地,哪里还有方才举手投足封禁羽丰子,名号道出震惊四方修的威风。

  秦卫道人在旁,扭头看向郑叱,低声道,“师弟还不快快拜见老师?”

  郑叱这才回神。

  眼中复杂,激动、感激、欢喜混杂着疑惑等等情绪,一时间,就连郑叱自己也难体会,只觉嘴巴有些干涩,涩涩出声,“老..老师。”

  发出声来,嘶哑声音直将郑叱自己都惊了一惊。

  陆青峰看着郑叱。

  似乎也回到了八万多年前。

  当年,他行走五方界,先遇着丁羽。丁羽根骨极差,却心性敦厚,又刻苦坚毅,被他逆天改命,收为此界之中大弟子。

  而后便遇着郑叱。

  与丁羽一般,郑叱根骨极差,无缘修行。但其身世却远比丁羽凄惨,父亲早亡,母亲又身染重病。为了医治母亲,加入县城中一家名唤‘药王帮’的大帮派,成了一名深入山林采药的药童。山中多险峻,又有猛兽出没,药王帮中,鲜少有药童能撑过两年。

  但郑叱却凭着毅力、智慧。

  生生干了三年。

  只是母亲病情无法根治,只能以药物续命。随着母亲病情加重,郑叱不得已,竟冒险潜入药王帮总部,妄图盗取帮中最珍贵的灵丹。

  更离谱的是。

  竟当真被他盗了出来。

  只可惜,刚刚赶回家中,就被发觉。药王帮高手尽出,郑叱垂死护母。

  陆青峰刚好路过,有感郑叱孝心,便出手相助,非但救了郑叱性命,将其母病祸拔除。还为他逆天改命,将其收为第二弟子。

  救命之恩。

  再造之恩。

  堪称恩重如山。

  种种思绪涌上心头,昔日县城中,药王帮高手围住破败居所,要将他与他母亲擒住,三刀六洞受尽折磨,以告诫帮众。那种惊惧、绝望,直令郑叱至今都难以忘怀。

  更难忘却的是。

  那从天而降,拂袖间,退尽药王帮九大金刚,十三护法的风华绝代道人。

  “弟子郑叱,拜见老师!”

  郑叱心神激荡,眼眶发红,又一次轻唤出声,紧接着‘砰’的一声便双膝跪倒在地,以头抢地,重重叩下。

  任谁也想不到。

  纵横寰宇数万载,身为邪道至尊的长生盟主,竟有一日,会跪拜在一人跟前,如此模样。

  “郑叱老魔也是老师(盟主)弟子?”

  张敬山、公羊冶等弟子连同穿山真仙见着这一幕,不由吞了口口水。

  这可是当年与南海盟盟主丁羽齐名,甚至凶名更胜一筹的长生盟主。这等人物,居然是他们这位老师、这位盟主的弟子,甘愿拜伏。

  饶是在场全是真仙,此刻也都愣住。

  “是了!”

  “老师曾言,在我之前,共有四位师兄师姐。只是数千年来,不曾得见。若这秦卫道人与郑叱老魔都是老师弟子,倒也说得通。”

  张敬山心中回想,有所猜测,却依旧难掩心下震惊。

  陆青峰看着郑叱额头叩地,并未出声,只伸手从秦卫道人手中,将清静竹杖接过。旋即冲着白洛祖师、青白子等五位真仙轻轻一挥。

  六识封禁,当即解开眼、耳二根,可见能听。自混沌天地中跌落,一眼就看着清净大圣盘坐跟前,而那秦卫道人、张敬山等,全都躬身立在一旁。再看去,就见着一袭白色道袍的道人拜伏在地。

  观其装束,应是那冒充‘仙使’的长生盟主郑叱老魔无疑。

  “这——”

  五人见着,来不及思索自身处境,就被惊着。

  直到见着那位大圣爷将大名鼎鼎郑叱老魔晾在一旁,一双明亮眼眸向他们五人看来。白洛祖师、青白子、希夷道人、天机子、古镜真仙这才想到自身处境,一个个也往陆青峰看去,神色复杂。

  陆青峰看着五人,摇头道,“你等虽是打着为南海盟主报仇的旗号,要打杀贫道,看似秉持正义,暗里却包藏祸心,各有私心。不加取证,偏信妖魔蛊惑,便做出这等动摇仙盟根本的事来。此中有大罪,你等可认?”

  他降临五方界,统合各方势力,组建仙盟。

  然人心复杂。

  他虽有压服一切的实力,但终究半道杀出,又将仙盟权势尽揽,触动了这些个老牌真仙的利益。

  这些年来。

  暗地里早就有激流涌动。

  甚至这暗流,在丁羽作为南海盟盟主之时,就有端倪显现。

  到了仙盟建立。

  这些个真仙早就想要将他扳倒。只是苦于自身实力不足,忌惮他一身大法,才不敢造次,忍耐至今。

  这次得着机会,便一举发动。

  只可惜。

  最终落入如此下场。

  白洛祖师听着陆青峰问罪,又看了眼跪在陆青峰跟前的郑叱,昂首讥讽道,“盟主手段高明,不惜以自污设计,将我等老将一网打尽。如今却还倒打一耙,这般手段,老夫着实佩服!”

  显然。

  白洛祖师见着郑叱跪在陆青峰跟前,将前前后后,都以为是陆青峰阴谋策划。心中憋屈、不服,真仙傲骨让他直面锋芒。

  “冥顽不宁。”

  陆青峰叹息一声。

  呼呼呼!

  手中青竹杖随意一挥,往着白洛祖师头顶落下。轻轻一杖,白洛祖师目露惊恐中,神智丧失,两眼圆瞪最终没了神采。

  一头栽倒在地。

  再无生机。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任何人都没反应过来。

  司命峰上。

  一时除了溪水流淌、山风吹扬的声音外,刹那间静寂无声。

  足足十数息后。

  “清净老魔,安敢如此?!”

  青白子惊怒之间咆哮出声。

  看着倒在身旁,没了生机的白洛祖师尸首,眼中怒火喷薄,杀意纵横。

  但话音未落,却见头顶青芒闪现。

  “你——”

  当场便意识丧失,来不及悔恨,这青白子就步了白洛祖师后尘。

  ……

  ……

  ……

  静。

  司命峰上。

  又是漫长寂静。

  希夷道人、天机子、古镜真仙三人原本正要出声,此刻连忙收住,脸色涨的通红。

  “他怎敢!”

  “他怎敢!!!”

  心中咆哮、惊惧。

  白洛祖师、青白子可是仙盟中资格最老,功绩最高的两位真仙之一。可这清净大圣一言不合,竟直接打杀。

  当真是好大的凶性。

  三人不由想到,这位大圣爷当年还未组建仙盟之时,就曾一连打杀长生盟七位真仙。而后游走五洲五海,更是灭尽妖魔、绝地。

  短短时间,就杀出偌大名头,名震洲海。

  只是这些年来,这位盟主修身养性,很少出手,这才让他们险些忘了当年凶威。

  此刻两位真仙性命当前,总算让他们回忆起来。

  一个个虽心中惊恐、愤怒,却缄默不敢言。

  不止他们三人。

  就连一旁,张敬山等人见着这一幕,也被吓的大气不敢喘。

  老师虽有威严,但多是过往传闻加持,他们相处时,多是祥和。今日陡然见着杀性,自是被惊住。

  再观秦卫道人与陆青峰身后女修士,看着白洛祖师、青白子二人倒地没了生机,神色一变,张口欲言又止,最终却化为沉沉叹息,并未出声。

  “尔等可认罪?”

  陆青峰浑然不在意。

  打杀二位真仙,又看向希夷道人等,发声问道。

  “我等——”

  希夷道人、天机子、古镜真仙三人对视一眼,眼中憋屈、苦涩,但眼角余光瞥见倒地不起的白洛祖师、青白子,哪敢再辩驳,几乎同时,低下头颅,口中道,“我等认罪!”

  形势比人强。

  只能认栽。

  不过——

  “只要活着,就一定能找到机会。到时下线去了,倒要看看这老魔能奈我何!”

  希夷道人心中暗道。

  天机子、古镜真仙也全都如此心思。

  身为玩家真仙。

  他们野心勃勃真身进入《洪荒》,但同时也有退路。虽然得罪了陆青峰,下线退回现实后,往后再要进入五方界就要面对重重追杀,等于是绝了路,丧失了五方界中经营数万年的大好根基。

  可总好过性命、自由全都被他人掌控。

  当然。

  要是此番罪责惩罚不重,倒是不至于如此。

  三人垂首,心思闪烁,静待发落。

  “你等祸心不小,念在往日降妖除魔有功,贫道便先将尔等镇压这青龙山下。真心悔改之日,便是重获自由之时。”

  陆青峰张口,声音清脆如铜铃,可落在希夷道人、天机子、古镜真仙耳中,却如同丧钟一般轰鸣。

  “盟主——”

  三人猛然抬头,齐齐看向陆青峰。

  如此惩处,不知期限最是折磨人。是拿是放,更是只在陆青峰一念之间。更糟糕的是,被镇压山下,周身上下全都被封禁,即使身为玩家,也难真身下线。

  若陆青峰迟迟不放,困死在青龙山下都有可能。

  三人慌了。

  可陆青峰对敌人向来都不是心思手软的性子。如他所说,若非他们降妖除魔也算有功,单凭今日发难,陆青峰就要将他们全部打杀。

  如白洛祖师与青白子。

  死不悔改,妄言顶撞,陆青峰毫不留情,直接打杀。

  与之相比。

  对此三人,已经算是仁慈了。

  “青龙山下。”

  “好生忏悔。”

  陆青峰不听三人言,将手中青竹杖一挥,自其中冲出三条铁背蜈蚣。如太古天龙一般的铁背蜈蚣掀起狂风沙尘,咆哮间卷起三人,就往司命峰四方落去。

  狂风卷起大地,掀起山峰。

  位于司命峰旁,飞来峰、三台峰、月华峰齐齐一阵。待狂风散去,三条铁背蜈蚣回转青竹杖,一切也恢复平静。

  只是。

  希夷道人、天机子、古镜等三位老牌真仙,已然被陆青峰以大法力,镇压三峰之下,再难脱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