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拔毛神君,举世无敌!_黄庭道主_五彩小说

一秒记住【五彩小说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敖乐这才看向陆青峰,脸上有欢喜也有担忧,“西海若是发觉,定不会善罢甘休,夫君可有应对之策?”

  母亲归来,敖乐虽欢喜。

  可夫君以身犯险,如今更有重重隐患,敖乐心中也担忧的紧。

  “无事。”

  “东沉洲之中,西海翻不起大浪来。”

  陆青峰不在意道。

  春申九洲。

  殇河占据东陷、东沉二洲,西海占据东相、北溟二洲。两者连内部都尚未肃清,彼此间大规模战斗的可能性极小。

  他救出敖韵。

  西海方面,最多就是谴责,亦或是调遣高手,暗中潜入东沉洲毒龙潭,将敖韵再捉回去。但陆青峰手下高手众多,除非西海派来大乘真仙。

  但堂堂真仙,放在整个古殇部洲都是顶尖人物。

  又岂会做这种偷偷摸摸的龌龊事。

  “我好意遣书去西海,西海不搭理。”

  “如今再要声张,落了面子可怨不得我。”

  陆青峰哼声道。

  心中对西海也有不满。

  他多次修书去讨还敖韵,西海卖个面子让他们一家团聚也就罢了。偏要拿捏,惹得陆青峰发狠,苦修三千年,达到元神巅峰就第一时间去西海。

  此事。

  西海最好是默认了,否则撕破面皮,彼此都不好看。陆青峰本就不是个在乎脸面的人,最后丢人大发的还是西海。

  “西海势大。”

  “夫君切莫大意。”

  敖乐在旁道。

  不过念及陆青峰功德在身,又有罗浮子这重分身,担忧也去了不少。

  ……

  毒龙潭。

  敖战、敖韵夫妻团聚。

  敖锋、敖玉、敖烈三子闻讯,忙带着家眷赶来毒龙潭拜见。

  再有陆青峰、敖乐小两口。

  一家难得大团圆。

  水宫当中,即便敖战身有伤势,却也欢声笑语不断,其乐融融。

  与此同时。

  东陷洲。

  此洲原先是镇天军坐镇,清剿东陷洲妖魔余孽,与通灵无极门东西对峙。但三千多年过去,东陷洲局势日趋稳定,通灵无极门聚拢血泉宗余孽,只死守东陷洲东境小半疆域,难成气候。

  于是。

  东、南、北、中四军便撤去,镇压殇河统辖疆域其他地界,独留下与勘劾神君广元私交最好的威震西天元帅敖珏,领西天军在此坐镇。

  这一日。

  西天元帅府。

  西天元帅敖珏正在处理军中公务。

  忽的。

  府外有一员女将大步流星而来,脆声汇报道——

  “启禀元帅,西海驻东相洲南方天杀元帅与西海集真监神将军在外求见!”

  敖珏闻言抬头。

  眉头顿时皱起,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神色,“这两位来西天元帅府能有何事?”

  这位南方天杀元帅执掌天杀军,坐镇东相洲。与她一般,皆是坐镇一洲的一军之主。

  两军向来是进水不犯河水,相隔无妄海,也无甚交集。

  今日这南方天杀元帅前来,还有西海集真监神将军同行,阵仗着实不小,却不知有何要事。

  心下想着。

  敖珏冲下首女将道,“请二位将军进来。”

  “是!”

  女将当先出去,敖珏也起身,走出殿外相迎。

  ……

  半个时辰后。

  “送客!”

  敖珏脸色不愉,命人相送两位真仙出府。

  待二人离去,脸上才各种颜色变幻,“这个广元当真大胆!竟敢跑到西海去偷人,这要是当场被西海拿住,我殇河岂非颜面尽失?!”

  更重要的是。

  去西海偷了人回来,竟大摇大摆回了东沉洲,好似没事人一般。

  “真是心大!”

  敖珏越想越气,猛一跺脚,当即身化长虹消失南天之外。

  ……

  西天元帅府外。

  两员神将脚踩祥云,并肩而行。忽有所感,回过头看到西天元帅府中一道虹光划过天际,直往东沉洲去。

  其中生的俊朗非凡的那年轻将军见状笑道,“早就听闻这位威震西天元帅与勘劾神君相交莫逆,今日这般维护,又亲去东相洲,看来传言果真不假。”

  “敖风兄消息灵通,这等事情竟也知晓。”

  一旁生就满脸横肉,杀气遮掩不住的威武大将朗声笑着。

  这两位。

  正是才从西天元帅府出来的西海集真监神将军敖风,与西海驻东相洲南方天杀元帅拓跋貘野。

  敖风奉命追寻敖韵下落。

  几经调查。

  确定敖韵被勘劾神君广元救回了东沉洲。敖风便去到东相洲,邀拓跋貘野一同来东陷洲,将此事告知敖珏,请敖珏出面劝说,送还敖韵。

  结果不出所料。

  这位威震西天元帅一口回绝,将二人赶出了西天元帅府。

  “敖风兄手上这差事可不简单。”

  “本帅在东相洲,对这广元的名号事迹可谓是如雷贯耳。此人无量功德在身,殇河老龙王、五军大元帅都将他供着,任由他在勘劾神司折腾,不予理会。”

  “广元便愈发变本加厉,吃拿卡要、中饱私囊,丝毫不顾及吃相。先是将打入五狱中的妖魔身家洗劫一空,又明码标价,向殇河诸军乃至殇河之外的第四境、第五境高手出售五狱妖魔。”

  “短短三千多年,就赚的盆满钵满,富的流油,你我那点身家翻个七八倍,都不见得能比得上他广元一人。”

  “故而此子又被人戏称为‘拔毛神君’,意为雁过拔毛。”

  “不过这广元也有几分门道。”

  “这些年,但凡被收押殇河五狱当中的妖魔,哪怕此前如何难缠,到了他手上都变得俯首帖耳,殇河诸军元帅、将军,与他关系大多不错。镇天军东天元帅敖尚、南天元帅朱九都在广元手上吃了瘪,灰溜溜撤出东陷洲。”

  “可为殇河一霸!”

  拓跋貘野将自己所知,有关陆青峰的情况与敖风介绍一遍,摇头道,“想从他手上抢人,敖风兄要有挫败的准备。”

  念及那位‘拔毛神君’,拓跋貘野心中亦是又好笑又羡慕,心中甚至还有几分钦佩之意,倒是全无恶感。

  “无妨。”

  “既是这位,打不得杀不得,完不成任务想来陛下也不至于责罚。我探明敖韵下落,便已上书陛下,又与敖珏沟通,可惜无果。派人去毒龙潭,又被广元拦下,实在没了法子。如何处置,便全凭陛下决断。”

  敖风倒是洒脱。

  拓跋貘野听了,朗声笑道,“还是敖风兄看的开。既然如此,难得来春申一趟,不如与我回东相洲喝他个昏天暗地如何?”

  “哈哈!”

  “正有此意!”

  敖风大笑着。

  两大真仙当即架着祥云,回了东相洲。

  ……

  如陆青峰所料。

  他潜入西海,接走敖韵之事,最终不了了之。

  这早在预料之中。

  陆青峰身具大功德,放在殇河便是祥瑞一般的存在,西海强烈谴责,放到殇河这边则是全然不理会。

  甚至除了敖珏来毒龙潭恭贺一番之外,殇河内外其他人甚至全都闭上双眼,全当此事不存在。

  这不夸张。

  要知道。

  一来陆青峰功德无量,在殇河为神,能壮殇河气运。

  二来,他执掌勘劾神司,虽被私下戏称为‘拔毛神君’,可他拔的大多都是妖魔,对于殇河诸军下手就轻了许多。

  再者说,这些人也明白,也就是陆青峰执掌勘劾神司之后,才能轻易驯服妖魔,虽说要贿赂这位‘拔毛神君’才能有五狱妖魔分配到麾下,但相较于此前来说,每百年被驯服的妖魔至少翻了两番。

  对于殇河众元帅、众将军来说,自是一件好事。

  对殇河龙宫来说,也能增加少许实力。

  与之相比。

  陆青峰在勘劾神司‘吃拿卡要’、‘中饱私囊’所得,便不值一提了。

  这第三点。

  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陆青峰当年镇压血海,拯救东陷洲亿万万生灵。

  此乃救命之恩,甚至是拯救一家老小的大恩德。

  随着岁月流逝,三千三百多年过去,当年承恩的亿万万生灵中,连元神修士都涌现出不少。更是万家生佛,东陷洲中,家家户户、大宗小派全都供奉有勘劾神君广元牌位。

  收获无穷香火的同时。

  从东陷洲长成的众多修士,心中对陆青峰感激,更有一重因果在。一旦陆青峰有难,这些修士或是发自内心情愿,或是不想今后修行心中多有挂碍,无须陆青峰呼唤,一个个都要赶来相助。

  这才是陆青峰真正无敌当世的底气。

  当然。

  除此之外。

  陆青峰虽张扬,可在殇河内外元神乃至众位真仙看来,仅是个性使然。

  当年陆青峰以元神之躯,镇压血海,拯救一洲。这些强者不说万分敬佩,至少心有正气的对陆青峰都存有一份敬意。

  如拓跋貘野,与陆青峰虽素未谋面,却有善意敬意。

  连他这位西海元帅尚且如此。

  分别说殇河之中,甚至是东陷洲出身的修士了。

  是以。

  敖尚、朱九想要为难陆青峰,才无人帮衬。

  陆青峰执掌勘劾神司,才能没有许多束缚。

  这些相加起来,只要陆青峰大义不亏,即便如何荒唐,殇河也定会保他一世安稳。

  所谓富德之仙。

  说的就是陆青峰了。

  ……

  于是。

  这一世无灾无难。

  除却妖魔尚需防备之外,陆青峰有敖乐为伴,整日在勘劾神司、东沉洲、东陷洲游亘修行,真真是逍遥自在。

  不断修行。

  大神通‘颠倒太虚琉璃壁’不断精进。

  一年可抵二百年。

  三百年后。

  颠倒太虚琉璃壁日趋大成,三十六层琉璃壁重重遮掩,天机难测算,人世间再无被算计之虞!

  倒是现实中——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