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界上任何一次细小的改变都不应该被忽视。

  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一段时间后的几千公里外,就会带来一场风暴。

  少了一个铁钉就有可能输了一场战争,亡了一个国家。

  吴的祷告没有带来风暴,也没有亡了一个国家。

  她只是祈求略微改变了秦然体内的力量。

  那份属于恶魔领主的,沉寂在本源中,随着时间而即将消融的力量。

  这份力量没有变多,也没有变少,它的改变是在稳定上。

  犹如残烛般的力量在呼吸间变得稳固,依旧是那一丝,依旧是微乎其微,依旧是……令万物颤栗。

  秦然从地上缓缓的做起,然后再爬起。

  整个过程就如同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但他的外表却还是那样的年轻,身上的伤势更是不药而愈。

  金色的狮子看着秦然。

  秦然回视着对方。

  他看到的足够多。

  所以……

  “谢谢。”

  秦然这样的说道。

  而随着这声道谢,秦然仿佛一下子活过来般,不单单是气息上的,还有身躯上的,他似乎从垂垂老矣变得年轻活力。

  他大踏步的向着锥形物体走去。

  这个时候的锥形物体早已从对高等邪灵的追杀中停了下来,正在用一种惊疑不定的姿态‘看着’秦然。

  “干什么?停下!”

  “我说了!”

  “停下!”

  锥形物体高声大喝着。

  一股冻入灵魂的严寒随之而出。

  这寒冷不再是之前简单的蔓延,而是如同雪崩一般,当头砸下!

  它带来的也不再是单纯的寒冷,还有……

  黑暗!

  就如同是冬夜里的死亡般,让人窒息、绝望。

  秦然被淹没了。

  但秦然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他好似是穿梭在暴风雪中的旅人,脚步稳健、有力,没有一丝一毫的迷茫,笔直的向着目标前行。。

  窒息的气压无法压制他的呼吸。

  因为,他的呼吸灼热而又烧灼,窒息的气压被焚烧殆尽。

  绝望的心境无法压垮他的心灵。

  因为,他的心灵坚韧而又不拔,绝望的心境反而被压垮。

  呼!

  呼!

  一呼一吸,黑暗中出现了光亮。

  那是,火光。

  点点火光随着呼吸而变大变得辽阔,变得如同燎原之火,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变得冲天而起。

  火光中一尊巨大的恶魔虚影仰天咆哮。

  混乱、桀骜、暴虐组成的烈焰风暴肆虐周围。

  黑暗散去。

  冰冷消融。

  剩下的只有眼前的锥形物体。

  只有拎着【狂妄之语】踏步而行的秦然。

  “等等!”

  “我……”

  锥形物体还想要说点什么挽救自己危在旦夕的生命,但是秦然从不会给敌人机会,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

  妖异的剑刃由下而上斩出。

  烈焰风暴仿佛是附着在剑刃上,随着剑刃的移动而越演越烈。

  直至——

  吼!

  一声低吼。

  仿佛是巨兽从沉睡中醒来的第一声,声如闷雷,气如山岳,而形……则直上九天。

  龙!

  完全由火焰组成的巨龙从烈焰风暴中飞出,嘴一张就吞了那锥形物体。

  而火焰巨龙并没有停下。

  它撞碎了天花板。

  它撞碎了地面。

  它,飞上了夜空。

  它目视着远处楼顶上的吴。

  再次仰天龙啸。

  吼!

  本该虚无的龙压,宛如真实降临,整个艾德士都微微一颤。

  但跪在楼顶的吴却面带微笑。

  她知道,她成功了。

  她有把握扭转那该死的命运了。

  ……

  地下,火焰巨龙升空、消散。

  秦然拄着【狂妄之语】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狂斩】、【剑技.升龙】还有恶魔之力和【狮心王】的配合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消耗体力。

  哪怕是他体质特殊,在这个时候也消耗殆尽了。

  只能够看着那一分为二的锥形物体跌落地面。

  只能够看着从锥形物体中逸散而出的能量涌入【威尔克之救赎】和【希尔特之右手】上。

  绝大部分的能量全都进入到了这两件装备中。

  残余的则化为一块晶体跌落在地面。

  叮。

  清脆的响声中,晶体滚落到了秦然面前,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

  秦然勉力弯下腰捡起这枚晶体。

  与此同时,他感受着属于恶魔之力最为深邃的力量。

  可刚刚才和他犹如融为一体的本源力量,在这一刻却消失不见。

  并不是消逝。

  秦然能够感应的到,那股力量就在他的心脏之中。

  但。

  无法调动。

  恶魔之力如臂使指,但隐藏在恶魔之力中的更强的力量,却丝毫没有反应,这让秦然极为难受。

  连续尝试了数次。

  直到确认暂时不可能完成这样的调动后,秦然看向了一脸高傲的‘傲慢’。

  对方点了点头后,就这么的消失不见。

  整个过程没有多说一句话。

  或者在‘傲慢’看来,并没有什么可说的。

  他们胜利了。

  这就足够了。

  再多?

  那也不是需要他关心的了。

  秦然自然会处理好一切。

  事实上,也是如此。

  “将那些家伙挡在外面。”

  “帮我争取十分钟的休息。”

  秦然对着角落里的高等邪灵说道。

  他不希望在状态最糟糕的前提下,去见一群陌生人。

  “你确定没有危险吧?”

  高等邪灵边走边问。

  “你猜。”

  秦然没好气的说道。

  他最不理解的就是高等邪灵这种明明几乎是不死的存在,为什么会这么的怕死,而不是合理的利用自身的天赋。

  “我不猜。”

  “猜对了心累。”

  “猜错了更累。”

  高等邪灵耸动着肩膀走了上去。

  而就在高等邪灵离去的下一刻,一道人影从火龙破开的大洞中缓缓的落了下来。

  “是我。”

  对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直接出声提醒,然后,面带微笑的看着秦然。

  那笑容,甜美。

  那笑容,发自内心。

  那笑容,足以渲染人群。

  那笑容……

  让秦然皱眉。

  善意,很好。

  但被一个人当做另外一个人不停的释放善意的时候,一些人或许会甘之如饴的享受着额外的福利,但秦然并不愿意接受这一切。

  他只知道得到就会有付出。

  得到的越多就付出的越多。

  眼前的吴?

  在他看来,也并不会意外。

  所以,秦然并不想要和对方有更多的瓜葛。

  秦然站直了身躯。

  但还没等秦然开口,吴就拿出了一张卷轴,径直选择了使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