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情浓时分_《倚天之峨眉剑圣》_五彩小说

其时天已黎明,群雄来到西门,驱散把守城门的官兵,出城数里,小郭手下弟子楚翔、太史意等已率领骡马大车来接,向众人贺喜道劳。空闻大师道:“今番若不是峨眉郭少侠和雪山白先生相救,我中原五大派气运难言。大恩不言谢,为今之计,咱们该当如何,便请郭大侠示下。”

小郭道:“在下识浅,有甚么主意,还是请少林方丈发号施令。”空闻大师坚执不肯。张松溪道:“此处离城不远,咱们今日在鞑子京城中闹得这么天翻地覆,那奸王岂能罢体?待得王府中火势救灭,定必派遣兵马来追。咱们还是先离此处,再定行止。”何太冲道:“奸王派人来追,那是最好不过,咱们便杀他个落花流水,出一出这几日所受的恶气。”

张松溪道:“大伙儿功力未复,要杀鞑子也不忙在一时,还是先避一避的为是。”空闻大师道:“张四侠说的是,今日便是杀得多少鞑子,大伙儿也必伤折不小,咱们还是暂且退避。”少林掌门人说出来的话毕竟声势又是不同,旁人再无异议。空闻大师又问:“张四侠,依你高见,咱们该向何处暂避?”张松溪道:“鞑子料得咱们不是向南,便向东南,咱们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径向西北,诸位以为如何?”

众人都是一怔,一旁白天羽说道:“张四侠的见地高极。西北地广人稀,随便找一处荒山,尽可躲得一时。鞑子定然料想不到。”众人越想越觉张松溪此计大妙,当下拨转马匹,径向北行。行出五十余里,群侠在一处山谷中打尖休息。小郭早已购齐各物,干粮酒肉,无一或缺。众人谈起脱困的经过,都说全仗峨眉郭大侠和雪山白先生诸人相救。小郭也说起在沙漠与汝阳王府势力相遇,短暂接触之后迅速摆脱,遁入昆仑山区,辗转返回峨眉山之事,众侠无不叹息。

这时空智插话道:“郭大侠,那丑脸头陀果然是魔教光明右使范遥?莫非魔教与汝阳王联手,灭我六大派?”小郭心想:“这空智难道和范遥是好基友?原著也是惺惺相惜,此刻居然问起这件事!”

口中答道:“不错,不过这倒不是范遥做了汉奸,而是他毁容禁音,潜入汝阳王做卧底,为的是探查汝阳王不利于魔教之事,想来奸王能在西域将大伙一网打尽,这厮出力不小。”

小郭知道明教势力越来越大,武当山上正魔联手亦不可避免,反正都是为了反元,小郭也不会做那种随口污蔑,等着被人揭穿打脸的糗事,是以实话实说。

众人无不大骂,都道魔教卑鄙无耻,本来大家已经放过了魔教,没想到魔教高层恩将仇报,反倒做了带路党,几乎将六大派一网打尽,这种农夫与蛇的故事,实在令人悲愤莫名。

小郭道:“我中原六大派原先与魔教为敌,虽然魔教光明右使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但毕竟大伙安然无恙,双方仇嫌,自是一笔勾销。今后我六大派同气连枝,同心协力,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

众人群起振奋,一起高呼:“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

但说到如何驱除胡虏,各派议论纷纷,难有定见。最后空闻说道:“这件事非一时可决,咱们休息数日,分别回去,日后大举报仇,再徐商善策。”当下众人均点头称是。小郭道:“此间大事已了,我这半个月来一直潜心思索,对‘十香软筋散’有些心得,故此与诸位交流一下,还请诸位前辈指点。”

众人听他对“十香软筋散”有研究之道,都是精神一震,大家都是练家子,内功乃是安身立命的根本,但中毒之后,一身内力无影无踪,虽然大家都憋在心里,但说没有想法,每一个相信。

其实小郭精研授时经,对于其中一段“化功篇”有了及其精深的见解,是一种依靠外人功力排解他人中毒的论断,小郭便用此种方法,为空闻、空智、宋远桥、何太冲、关能、华山矮老者一一化解体内毒气,直花了两个多时辰,诸位宗师果然感觉内力恢复,无不精神大振。

之后小郭将此化功之法传于几位宗师,让他们为自己门下疗毒,然后道:“此间大事已了,我与众弟子尚须回大都一转,谨与各位作别,今后当与各位并肩携手,与鞑子决一死战。”群豪齐叫:“大伙儿并肩携手,与鞑子决一死战。”呼声震天,山谷鸣响,当下一齐送到谷口。

小郭与众弟子纵马南行。途中换了打扮,进入大都城,返回客栈。他们回到西城的客店外,四下打量,前后左右并无异状,这才踏步入内,自有负责留守的招呼,昨晚奋战一宿的都入房休息。

其实小郭的作为足够细致小心,他们基本上没有留下破绽,而且在火烧汝阳王府的行动中,已经隐隐约约将线索指向九王答失八都鲁,而且他们使用了军中才有的弓弩和火药,汝阳王府肯定先会往九王爷那里想。

退一万步说,即使汝阳王和王保保看透迷局,他也很难查到小郭等人的行踪,因为小郭这一路所行,都是有根有据,还有圣旨,是以汝阳王的眼睛,绝对不会注视到这座客栈。

小郭进了自己的住房。周芷若正坐在窗边,手中做着针线,见他进房,一怔之下,才认了他出来,满脸欢容,如春花之初绽,笑道:“你回来啦!你回来啦!”小郭见她脸上大有倦容,料想她焦虑挂怀,多半一夜未睡,心中感激。

过了半响,周芷若忽然想到自己是伏在一个男子的怀中,脸上一红,退开两步,再想起适才自己的情不自禁。更是满脸飞红。

小郭见她一副又羞又喜的神色,脸上白里泛红,少女羞态十分可爱,不禁怦然心动,柔声道:“你昨晚一宿没睡么?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我计划周详,绝无意外。”周芷若低头道:“我知道,可是我还是睡不着……”

小郭哈哈一笑,情不自禁,伸手去握住她的右手,微微一笑。周芷若满脸通红,轻轻一挣没挣脱,也就任他握着,头却垂得更低了。小郭心中一荡,伸出左臂去搂住了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道:“芷若妹子,我想起了西域沙尘暴那次,可是这次只有咱俩在一起。”周芷若“嗯”了一声,心里感到甜美舒畅,实是生平第一遭经历。

小郭闻到她的幽幽少女香气,又感到她身子微颤,也不觉心魂俱醉,过了一会,低声道:“你在缝制什么衣服?”周芷若道:“我想学着缝制一些衣物,将来……将来能照顾你的起居……”话说到这里,已经是越来越低,几欲不可闻。

小郭听她深情如斯,大为感动,低下头去,在她脸颊上吻了一吻,嘴唇所触之处,犹如火烫,登时情热如沸,紧紧搂住了她,深深长吻,过了良久,方才放开。周芷若低声道:“我没爹没娘,你别……别抛弃我。”

小郭将她搂在怀里,缓缓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道:“你放心!我永远是你的人,你永远是我的人,好不好?”周芷若满心欢悦,抬起头来,仰望着小郭的双目,点了点头。完颜康见她双颊晕红,眼波流动,哪里还把持得住,吐一口气,吹灭了烛火,抱起她走向床边,横放在床,左手搂住了,右手就去解她衣带。

周芷若本已如醉如痴,这时他火热的手抚摸到自己肌肤,蓦地惊觉,用力挣脱了他的怀抱,滚到里床,低声道:“不,不能这样。”小郭情热如火,强去解她衣带。

周芷若猛地一挣,随即跃下床来,一把拿起秋水剑,指向小郭,垂泪道:“你……你欺负我。”

小郭满腔立时化为冰冷,说道:“芷若妹子,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便是。”周芷若道:“我虽是个船夫之女,可不是低三下四、不知自爱之人。我虽痴心……痴心与你,可今日你若想轻贱于我,有死而已。”这句话虽说得极低,但斩钉截铁,没丝毫犹疑。

小郭往常把她当做小妹妹一样乖巧,却没想到她有如此烈性,心中钦佩,便道:“好妹子,这是我的不对,待大事一了,我便去求师父,请她将你许配给我。”

周芷若爱恋小郭,已有五六年,此时听到情郎的答复,心中一喜,脸色通红,可是眼神中依旧是一片冰霜,手中秋水剑依旧指着小郭,道:“那我有句话想问你,你可要老实回答。”

小郭道:“你问便是,我定然据实回答,不敢有瞒。”心中却是悲叹一下:“这个时代真不好,女人动不动要贞烈守节,还不如几百年前的汉唐时代呢,我本以为她是一朵芝兰花,却没想到是一朵刺玫瑰。”

周芷若脸色通红,又犹豫了片刻,方才问道:“你……你和……阿离姑娘,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这句话埋在心底许久,到了这时候,终于鼓起勇气,以贞洁烈女的身份,问出这句早在数月前就想问出的问题,问出之后,一颗芳心砰砰直跳,身子几乎站立不足,手中秋水剑也几乎握不住,一双美目,直视小郭双目,片刻也不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