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六派聚_《倚天之峨眉剑圣》_五彩小说

原来小郭熟悉原着,知道天鹰教远距离不动,实际上是挖掘密道,占据制高点,准备将正派一网打尽。

所以他假装聚气挥掌,实际上是以传音入密的方法和灭绝师太沟通,当此危急时刻,灭绝师太再怎么倔强蛮横,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而小郭聚沙成台,不过那是个障眼法而已。

身为白眉鹰王之子,天鹰教二号人物,殷野王可谓典型的高富帅,所以一向自负的很,故而在被敌人正面挑衅的情况下,出面搭话。

灭绝师太便趁他和小郭对话之时,施展轻功,绕到殷野王身侧,而小郭也趁殷野王注意灭绝师太的刹那分神时机,踏步向前,两人变成倚角之势,围住了殷野王。

当今之世,能够正面灭绝师太和小郭联手还能全身而退的,恐怕是屈指可数,但这里面绝对不包括殷野王。

殷野王见自己中计,心中一惊,但随即恢复如常,笑道:“久闻峨眉派是名门大派,灭绝师太又是当世高人,怎么会和手下弟子联手对敌?师太便不怕天下人笑话?”

灭绝师太冷着脸,根本不搭理他。而小郭却道:“殷堂主,我峨眉派向来堂堂正正,从不以多欺少,便是如今这个曾兄弟要做大仁大义的好汉,我们也光明正大和他对战。可是如今不同,殷堂主手下挖掘密道,将我们团团包围,若只是我们峨眉派一家,我们当然要与你们光明正大对阵,可是眼下还有昆仑、华山、崆峒三派,以及武当二侠,峨眉派自然为名门正派处境考虑。”

他这一席话说的冠冕堂皇,在场众人都是点头称是,灭绝师太的脸色也和缓不少。殷野王知道眼下局面对自己不利,虽然天微堂教众将众人团团围住,只要自己一声令下,大家跃出地道,立坚盾,射毒箭,至少能把眼下这些人杀个大半,可是万没想到,自己太过自负,落入灭绝师太和小郭的包围圈,反倒成了人质。

殷野王也是有胆色的人,虽然身处包围,却丝毫不乱,笑道:“能得灭绝师太和这位郭少侠重视,殷某三生有幸,在下已经落入二位之手,自然无话可说,可想要天鹰教低头,那是不可能!”

小郭道:“在下岂敢让天鹰教低头!殷堂主,咱们做个买卖如何?”

殷野王哼了一声,说道:“请讲!”

小郭道:“简单!我们放了锐金旗的这些‘大英雄’,殷堂主也带着手下离开,我们光明顶在决一胜负,如何?”

殷野王心想:“本来我们占据大好局面,我却因大意落入他们包围,若是各自退兵,那岂不是说明我怕了这两人?”

小郭接着道:“看来殷堂主还不明白眼下处境,在下便提醒一句!疾风卫,枪柄出击!”最后一句却是冲着正东迎敌的疾风三十六卫说的。

疾风三十六卫本来排成枪阵,正面迎敌,听到命令,便同时提起长枪,倒转枪柄,枪尖朝后,枪尾在前,动作整齐划一,然后几乎同时一声大喝:“杀!”

呼喝声中,三十六人踏前一步,猛然以枪柄击前方脚下沙地,枪身入土半截!

殷野王脸色一变,却见疾风三十六卫已经拔出长枪,后退一步,然后只见他们面前沙子迅速下沉,轰的一声,现出一个大坑,众人探头看去,却见坑里有一群人,虽然各个手持盾牌,强劲弓弩,但却是被沙子弄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原来天鹰教在沙子底下挖掘地道,但是沙子松软,故以木棍、木条撑住木板,人却在木板之下,一旦接到命令,便打开木条,跃出坑外。

但若在毫无防备之下,被三十六只长枪刺穿木板,刺断木棍,自然沙子塌陷,露出好大一个大坑来,若非疾风三十六卫以枪尾相击,而用枪尖的话,殷野王的铁弩队恐怕也会伤亡惨重。

各门派之人见状,虽觉可笑,但是心中不禁凛然,若非峨眉派相助,大家伙恐怕死伤惨重了。

殷野王久居高位,极有决断之能,见状便大喝一声:“大家退回!”

口令声中、周围沙中突然跃出无数天鹰教教众,翻翻滚滚的退了开去,一排盾牌,一排弓箭,排列得极是整齐,看来这殷野王以兵法部勒教众,进退攻拒之际,颇具阵法。众人看去更是凛然,目光转向小郭的时候已经是面带钦佩之色。

小郭哈哈大笑:“识时务者为俊杰,殷堂主不愧是当世大豪!“说话声中,脚步已退,距离殷野王已经有五丈之遥。

灭绝师太也收起倚天剑,飘身回到峨眉派中间。殷野王脸上无光,转头看了张无忌一眼,转身欲走。

张无忌却很想和殷野王说说几句话,道:“等一会。”迎着向殷野王走了过去,说道:“前辈援手大德,晚辈决不敢忘。”殷野王拉着他的手,向他打量了一会,问道:“你姓曾?”

张无忌真想扑在他怀里,叫出声来:“舅舅,舅舅!”但终于强行忍往,双眼却不自禁的红了。有道是:“见舅如见娘”,他父母双亡,殷野王是他十年多来第一次见到的亲人,如何不叫他心情激动?殷野王见他眼色中显得对自己十分亲近,只道他感激自己救他性命,也不放在心上,眼光转到一旁的阿离,淡淡一笑,说道:“阿离,你好啊!”

小郭一惊,暗道不好,自己刚才光顾着表现风度了,没注意阿离一直在张无忌身边,却被殷野王注意到了。便即又踏步上前,道:“殷堂主,这位曾兄弟和阿离姑娘是我峨眉派的客人,想不到殷堂主认识!”

阿离知道小郭在为他出头,但此时此刻,她怎么会瞒着情郎?眼光看向殷野王,目光中充满了怨毒,口中说道:“郭大哥,他是我爹。”

只听殷野王冷笑道:“你还知道我是你爹,哼,我只道你跟了金花婆婆,又有峨眉派庇护,便将天鹰教不瞧在眼里了。没出息的东西,跟你妈一模一样,练甚么‘千蛛万毒手’,哼!”他本想接着说阿离是个丑八怪,但阿离已经练授时经中的化毒篇七八天,脸上淤毒消了大半,早已露出光洁细腻的皮肤,现出绝色美人的迹象。便没有说出口。

蛛儿本来吓得全身发颤,突然间转过头来,凝视父亲的脸,朗声道:“爹,你不提从前的事,我也不提。你既要说,我倒要问你,妈好好的嫁了你,你为甚么要另娶二娘?”殷野王道:“这……这……死丫头,男子汉大丈夫,哪一个没有三妻四妾?你忤逆不孝,今日狡辩也是无用。”

小郭知道这话说下去,只能越说越僵,当下一把拉住阿离,飘身后退,口中却道:“殷堂主,清官难断家务事,还请息怒。”

他当面拉走阿离,让殷野王目瞪口呆,暗恨这峨眉少年嚣张至极,当着他面拐走他女儿,口中道:“这是我家事,郭少侠未免管的太宽了!”口中虽如此,但知道阿离被他拉走,自己很难追回,当下恨恨不已,却也只得转身离开。

灭绝师太看着小郭拉着阿离回来,面无表情,左手一挥,领了众弟子向西奔去。昆仑、华山、崆峒各派人众,以及殷梨亭、宋青书等跟随而去。至于张无忌,这哥们刚才震断了静虚的左腿,峨眉派早就对他冷眼相看,此时自然不会跟随。

一路上看着阿离泪光点点,小郭心里也是难受,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遇见阿离之后,便本能的忽略掉了周芷若,浑不见他的芷若师妹日益沉默,浑不见师姐师兄们个个目光不善,浑不见师父灭绝师太看向他的目光日益冰冷。小郭也不知为什么,仿佛一看到阿离,便被她倔强而又深情的目光所吸引,被她清亮而又犹豫的眸子所包容。

“难道我爱的是阿离,而不是芷若?”小郭使劲摇了摇头,将这些儿女情长从脑海中抛掉,一切事情,就算过了光明顶之战再说吧。

到了正午时分,大家终于赶到一线峡,此时少林派空智神僧带着几百少林弟子,宋远桥率领包括武当五侠在内的武当派三十二人,在一线峡等候多时了。

空智和宋远桥站在队伍最前,远远迎将上去,峨眉掌门灭绝师太、华山掌门鲜于通、崆峒五老,以及昆仑掌门何太冲则走在队伍最前,诸位掌门级别的大佬好一阵寒暄。至于诸位门下弟子,也是互道久仰,一时间整个一线峡人声鼎沸。

吃过午饭,各位掌门级别的人物一起聚集在少林派所居住的大帐,商议下一步行动。

说是掌门级别,自然不只是掌门人,少林派有空智、空性、圆真三位,武当派有宋远桥师兄弟五人,华山派除了掌门人鲜于通,还有他的两位师叔,昆仑派则有掌门人何太冲,太上掌门班淑娴,崆峒五老全部到场;至于峨眉派,灭绝师太则带了静玄和小郭两人。

诸位落座,空智便道:“如今我们六大派齐聚一线峡,下一步行动,自然是剑指光明顶,一举捣毁魔教总坛,毁灭那妖火,还武林一个朗朗乾坤。可是具体如何行动,还需要慢慢商议,诸位都是当世宗师,还请各抒己见。”

主持会议的发话了,大家伙自然不客气,何太冲是地主,对西域昆仑山一代颇为熟悉,便道:“一线峡距离光明顶只有半日路程,我想大家歇息一日,养精蓄锐,一鼓作气攻上光明顶,大家看如何?”

崆峒掌门关能道:“不过如此,我们应该万众一心,选个领头人,否则各打各的,岂不是乱成一团?”

众人点头称是,武当宋远桥笑道:“说道领头,那当然是空智大师了,空智大师乃是少林四大神僧之一,德高望重,作为此次进攻光明顶的发号施令之人,当然在合适不过了。”

华山掌门鲜于通笑道:“宋大侠所言极是,在下也认为空智大师最为合适!”

其余人众都点头称是,空智却道:“阿弥陀佛,除魔卫道,少林派是不落人后的,这个发号施令者,老衲却不敢当,还是另请高明,以老衲之见,还是宋大侠做这发号施令之人,比较妥当。”

宋远桥笑道:“大师谬赞了,宋某何德何能,敢位列大师之前,少林派领袖武林千载,空智大师又是当世高僧,做这发号施令之人,最为妥当。”

灭绝师太笑道:“贫尼也以为,空智大师最合适不过,还请大师勿要推却。”

空智道:“不妥不妥,再议再议。”

昆仑派太上掌门班淑娴笑道:“大师,您就不要谦逊了,大师德高望重,海内共仰,正是这发号施令之人。”

五大派的高人都这么说,空智不再推辞,便道:“既然诸位抬爱,老衲便做了这位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