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远离神明

黎明之剑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远离神明 (1/0)


    虽然目前为止高文对神明背后最深处的秘密仍然所知甚少,但随着后方几个研究小组近年来的不懈努力,他至少确认了几种对抗神性污染极为有效的手段,从最原始的海妖符文,到之后出现的深海之歌以及人性屏障,再到目前正处于验证阶段的、以“非指向性思潮”为核心的反神性防御技术,这些技术层层递进,也逐渐揭示了未来行之有效的方向——

    海妖的符文和歌声终究来自异族,其原理中也有诸多黑箱成分,非指向性思潮却来自塞西尔自己,其技术路线也清晰可辨,二者的发展潜力自然无需多言。而非指向性思潮背后最重要的基础便是叙事者神经网络,神经网络的本质则是足量凡人心智相互联通形成的庞大结构,以海量凡人的无序潜意识来对抗神明的神性侵蚀,这就意味着神经网络的规模越大,它对神性的抵抗能力也就越强——基于这个理论,建立一个遍及全世界的神经网络、将更多的凡人心智纳入其中可以说是一种必然。

    其实这也是高文坚定不移要建立一个“统一战线”,要把大陆上大大小小的国家都拉成盟友的重要原因:哪怕是最弱小的王国,他们也能在神经网络中形成有效的力量。

    国有强弱,人有愚贤,甚至不同地区的文明也有先进和落后之别,因此许多人都不太理解高文要把那些不起眼的落后小国也拉上战车的动机,在他们看来,有些地区如同拖累,将其拉上战车徒增成本,甚至哪怕在塞西尔国内,这种想法也不少见——但高文自己很清楚,在对抗神性污染的战场上,凡人是真正的无分贵贱,人口本身……就是财富。

    瑞贝卡并不能理解先祖某些过于深远的思虑,但至少在这种技术领域,她的思路是和高文一样清晰敏锐的,注意到高文表情的几次变化,她忍不住说道:“如果精灵那边能直接改造他们的通讯设施,使用我们的魔网技术就好了……”

    “想法很好,可惜没什么可行性,”高文笑着叹了口气,“精灵的哨兵数据链规模庞大,技术成熟,而且与宏伟之墙高度共存,大规模改造的成本和风险高的难以想象,哪怕强盛如白银帝国也不会轻易尝试的。最好的情况下,他们会对本国通讯网络的接口做一些升级改造,同时生产符合白银帝国标准的浸入舱,这样虽然麻烦一点,但至少神经网络是可以铺过去的……”

    “提丰那边没这么配合么?”瑞贝卡又挠了挠头发——她的头发比刚才又乱了几分,“我看您和罗塞塔·奥古斯都谈的挺好啊。”

    高文看着瑞贝卡的眼睛,淡淡的笑容中带着认真:“傻姑娘——你记住,国与国之间是不存在‘亲密无间’的,有的只是暂时的利益同盟以及基于共同利益下的有限互信。永远不要因为另一个国家的领袖看上去很友善,便感觉那个国家是可以推心置腹的,事实上哪怕我和罗塞塔真的是某种程度上的‘知己’,我和他也一定会优先考虑本国的利益,即使我们暂时为对方考虑,那也只是因为某个领域恰好是我们共同的目标,且提丰和塞西尔之间在该领域暂时没有利益冲突罢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是在盟约上作假或在进行欺诈性的外交,这只是因为我们在各自履行自己的责任,为自己的国家负责罢了。

    “说回到提丰人在通讯技术上的态度……在技术交流渠道建立之后,罗塞塔应该会意识到‘反神性屏障’的意义,但他必不会让我们把手伸的太远——他在铁路上已经吃过亏了。根据那边传回来的情报,奥尔德南方面正在收紧国内铁路的投资和建设接口,这说明他们在这件事上多少已经反应过来。

    “所以虽然罗塞塔已经表态说要考虑塞西尔的通讯技术,但据我估计,他最多会允许两国之间建立类似我们和白银帝国之间的那种‘接口’,或在国内少数地区建立备用的魔网通讯设施,而总体上,提丰帝国的传讯塔阵列仍将继续运行下去,毕竟那些传讯塔最近才进行过大范围的升级改造,哪怕罗塞塔真的下定决心废弃它们,提丰的国库恐怕也不允许。

    “最好的局面下,洛伦大陆上的三种通讯技术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同时存在:塞西尔的魔网通讯,提丰的传讯塔网络,以及白银帝国的哨兵数据链。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不是奢望另外两种通讯技术的主动消失,而是琢磨怎么让现有的神性防护技术在三种网络环境下都能生效——放心吧,旧技术会消失的,只是这需要时间。”

    瑞贝卡皱着眉,她听懂了高文的话,却不怎么喜欢这样的答案:“我明白是明白……但这肯定要花费额外的成本。哎……我还以为建立了联盟之后各国能更团结合作一点……”

    高文笑了笑,又按了按瑞贝卡的头发:“你知道豪猪么?”

    瑞贝卡顿时眼睛一亮:“啊我知道!可好吃了!我小时候偷偷去山……额……您大概不是要跟我说这个?”

    高文一瞬间情绪都不连贯了,但幸好他早已习惯瑞贝卡这不受控的思路,干咳两声便愣是将表情调整回了老祖宗的威严状态:“……我想说的是,人类诸国就是抱团取暖的豪猪——大家都需要捱过这场漫漫寒冬,但大家身上都有保护自己的尖刺,世界很危险,我们不可能把自己的刺拔掉,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尖刺与温暖中寻找那个小小的平衡点。这确实需要花费一份额外的精力,但这就是凡人……弱小,谨慎,懂得抱团,又不擅长抱团的豪猪。”

    瑞贝卡愣愣地听着高文的话,在这一瞬间她似乎想明白了好多事情,随后轻声问道:“您所建立的这个联盟,就是这样运转的么?”

    高文点了点头:“联盟就是这样运转的。”

    瑞贝卡带着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离开了,在她的身影走远之后,琥珀的声音才突然从高文身边传来:“看上去她突然有了不少心事啊。”

    高文笑了笑,轻轻叹了口气:“大概我给她的答案并不那么符合她的预期吧。”

    “因为你在她心目中太伟大了,伟大到了无所不能,甚至伟大到了可以扭转许多人命运的程度,因此她也将你所建立的‘联盟’视作同样伟大的事物——如同一个由史诗英雄铸造出的光辉奇迹,不能有丝毫缺点,”琥珀看着瑞贝卡已经走远的身影,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轻声说道,“可这个联盟并没有那么伟大,它只是一窝豪猪。”

    “……我不需要那么伟大,太过伟大,便会像神一样,”高文摇了摇头,随后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白银精灵团队的方向,“流程到了尾声,咱们也差不多该回去了……再帮我跑个腿。”

    ……

    最后的流程已经结束,载着各国代表们的魔导车队伍开始从旷野上的集结地启程,浩浩荡荡的车队驶上了那条临时修筑的大道,在夹道飘扬的联盟旗帜下驶向112号精灵据点的方向,而在车队的最后方,悬挂着塞西尔旗帜的魔导车停到路旁,一个留着金色长发的身影弯腰钻进了车厢。

    魔导车的后排,高文看向刚刚在自己对面落座的白银女皇,笑着打了个招呼:“下午好,贝尔塞提娅。”

    “下午好,高文叔叔,”贝尔塞提娅看了一眼车窗外已经开始后退的景象,回头对高文笑了笑,“收到琥珀小姐传来的口信之后我很惊讶,您有什么事情要在返程的车上与我密谈么?要知道,散会之后白银女皇与塞西尔皇帝同乘一车返程肯定会吸引不少人的目光——回头不知有多少关于局势变化的猜测会在各个国家的情报人员脑补中被总结出来。”

    “塞西尔皇帝和白银女皇在七百年前便认识——希望他们脑补的时候能首先基于这一点进行展开,”高文随口说道,“另外,如果等大家都回到112号据点之后我再找你密谈,那吸引的目光也不会比现在少多少。”

    “也是,那些目光并不是突然落在我们身上,而是从一开始就没离开,”贝尔塞提娅说道,同时微微回头看了魔导车的驾驶位一眼,在看到琥珀正紧握着方向盘和操纵杆之后,她的脸色随即变得严肃起来,“……情报部长亲自开车,看样子您要和我谈的事情很不简单啊。”

    高文看着贝尔塞提娅。

    112会议已经结束,联盟已经成立,神权理事会也已成立,白银帝国上了这趟战车,后续的技术共享和联合建设也会随之展开……时机已经成熟,有些事情也该谈谈了。

    “还记得我们在这里的第一天谈过什么吗?”高文说道。

    贝尔塞提娅愣了一下,某种直觉从心中升起,让她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关于精灵的宗教历史,德鲁伊教会的变迁,自然信仰以及异端自然信仰的那些纠葛?”

    “现在我们继续这个话题,”高文点了点头,目光紧盯着贝尔塞提娅的眼睛,“如果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和自然之神亲自谈谈——你有什么想说的。”

    白银女皇那始终镇定淡然的仪态终于僵硬下来,仿若一道刺骨森寒骤然卷过车厢,这位帝国统治者的表情竟然仿佛冻结了一般,足足几秒种后她的表情才有些变化,带着一种迟来的错愕和些许紧张:“您……说什么?和自然之神……亲自谈谈?您说的那个自然之神,祂是……”

    “巨鹿阿莫恩,‘轮回’巨树下的守护者,自然主宰,德鲁伊原教最初的主神。”

    “您是认真的?”白银女皇终于冷静下来,她盯着高文的双眼,仿佛仍在试图从中找出玩笑的成分,“您的意思是……可这怎么可能?而且即便祂还在……可凡人怎么能直接和神灵建立交……”

    “普通的凡人不能,但域外游荡者可以,”高文说道,而在他身侧的车窗外,一道倾斜的夕阳正从远方的废土群山上方洒下,落在不断后退的旗杆上,联盟的旗帜在阳光中高高飘扬,“为了和这个冷酷的世界打一架,你的高文叔叔可不止准备了一张牌。”

    白银女皇的表情从错愕、凝滞到终于渐渐恢复如常,她思考着,推演着,终于所有的情绪变化都被某种坚定取代,她仿佛做下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在一次深呼吸之后才打破沉默:“我回到城镇之后立刻着手安排,瓦伦迪安会先回国,我和您前往塞西尔——放心,我会想好万全的理由,此事必不会公开。”

    ……

    魔网终端上空的全息投影展现着来自远方的风景,画面外的解说声带着昂扬向上的愉快情绪,阿莫恩那双如同光铸般的眼睛眨了两下,这位昔日的自然之神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感慨:“他们这个会议终于结束了……幸好我们没错过最后的转播。”

    “是是是,没错过转播,当然不会错过转播,毕竟所有的频道都在播同样的东西,连最新一集的《莫迪尔冒险记》都被取消了——这可是每周五的加长篇!”弥尔米娜的声音从旁传来,带着浓浓的抱怨,“但愿他们在下周十的休息日之前能补回来。”

    阿莫恩身体无法移动,便只能用眼神瞟了那位抱怨不停的女士一眼:“你应该减少点抱怨和对魔影剧的迷恋,转而将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更有意义的节目上来。你不觉得这场会议十分有价值么?尤其是最后他们提到的那个‘神权理事会’……可惜那位‘专家’只提了一句,笼统地表示成立了这么个组织,完全没有详细说明它的作用……”

    阿莫恩嘀咕着,弥尔米娜也终于被引起了些许兴趣,这位魔法女神思索了一下,幽幽说道:“神权理事会么……确实,听到这个名字还真令人在意。这听上去似乎和我们有很大关系,似乎那些凡人准备做点什么大事了……可惜,整场转播到最后也就提了这么一句。”

    “根据我这些天的总结,”阿莫恩想了想,突然说道,“凡人的‘新闻’这种东西,通常用词越少事情越大,这个神权理事会从头到尾就被提了一句,那这件事看来是非同一般的大。”

    听着这位昔日自然之神有理有据的分析,弥尔米娜却只是颇为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便继续惋惜她那被取消掉的连续剧了,然而她刚刚惋惜了没几秒钟,便听到阿莫恩又突然发出声音:“嗯?!”

    弥尔米娜立刻看向对方:“怎么了?”

    “我……刚才突然感觉身上一阵……怪异,”阿莫恩犹豫着说道,“好像是恶寒?还是想要发抖?反正是类似的东西,好像有什么针对我的事情即将发生……”

    弥尔米娜迅速收敛了那轻松闲散的态度,转而变得格外认真:“你确定?这可不是小事——神灵的‘直觉’近似预知,尤其是在涉及到自己的事情上……”

    “我不确定,我已经脱离神位三千年,都记不清有多长时间不曾产生过这种感觉了,”阿莫恩声音有些发闷地说着,紧接着他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怪异起来,“等等……额,好像有点不妙。”

    “你又怎么了?”

    阿莫恩得声音带着某种绝望:“……那种怪异的感觉虽然变弱了,但我后背好像有点痒……”

    (乌贼开新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