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防范》将映 陈木胜:我是杜琪峰徐克徒弟




新京报:你与成龙的第一次合作是《我是谁》,当时你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年青导演,而成龙已经是国际大明星了,怎么促成了这次协作?



陈木胜:这次舒淇绝不是一个“花瓶”。其实一部动作片最困难的就是如何让文戏在时间跟空间都很受限度的前提下不拖后腿,所以这次郭富城跟舒淇之间奇妙的关联很有象征。舒淇很漂亮,很性感,但她也是一个异样聪明的女演员,只是这么多年来给她的发挥空间有限。我想这次的舒淇会让大家不仅仅以为,她只是一个“花瓶”。

新京报:身体变异前后的变化是如何表现的?通过造型?



陈木胜:看情形啦,我通常很文静的,但是要骂的就一定要骂。通常我感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工作人员不二心,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件,我就会发性情。

新京报:《全城戒备》是一部生化变异题材的影片,这种科幻类型片在国内尚属空白范围。为什么想拍摄这样的类型片?

他在现场非常守演员的道









陈木胜:《法宝谋划》不仅是我第一次拍喜剧,也是令我本人改变最多的一部作品。我拍完后大家都知道原来我拍喜剧也行,尤其是古天乐,他当初老是说导演咱们再拍笑剧吧。其实我很爱好拍喜剧,由于拍喜剧片一定要开心地去拍,然而拍动作片你就不得不投入到弛缓的状态,所以我最想拍的续集就是《宝贝打算2》。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孙琳琳 实习生 黄金云



陈木胜:杜琪峰给予了我第一次当导演的机会;徐克仿佛一个老师,每一次跟他见面,他都会不停地把他对电影里面的觉得,对电影的常识传给我,毫无保留。我跟徐克交谈就是接受他的电影世界,每次见他就像是学生跟老师会晤一样。

陈木胜:这就是人道,我之所以想拍这个题材,也是想深入一些去写人性的变革,假如有一天你占有了超能力,可以做很多你以前不敢想的事件,但是做到了你可能会后悔,会对自己说:我情愿没有这个超能力。







《全城戒备》将映 陈木胜:我是杜琪峰徐克徒弟



陈木胜:(笑)我以前是喜好骑电单车、摩托车。年轻的时候也很爱飙车,所以我的电影里总是偏爱拍飞车的局势。那时每星期六香港所有爱玩车的人都会去西贡。如果来了一个飙车高手,在场的人都会对他很尊敬,并大呼www.qingdao163.com/kihnfhynh/362140710.html他的名字,在电影里就是刘德华一出场大家都“华哥华哥”地喊他。



陈木胜:是,这次大部分的钱都花在绝技化装上。

新京报:看剧情介绍,片中切实没有一个完美的超人,郭富城占领超能力之后变得自大狂妄,舒淇濒临郭富城也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陈木胜:不会很有power(力量感),也不会面目狰狞或者披着披风之类的,而是蛮好笑的,很可恶。实在他的变更只是很短的时光罢了,后来就变成一般人。全体故事除了需要拍出一些超现实感的动作之外,主题就是讲人的“变”。不管是否有生化武器,人都会变的,所以这次我都会放这个主题在每一个角色里面去讲这一点。





陈木胜:以咱们当初的绝技发展来拍这样一部片子确切无比艰难,可能说不人拍过。然而这次我拍的不是科幻片,我把它定位于“超事实”,因为我基础不会靠特技,比喻说我喝了一杯水便领有了超才干,就是这么简单。我用这样的方法去讲故事,就跟科幻片完全不关系,只是拍一个超事实一点的动作片。









陈木胜始终在尝试不同的电影类型。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谈成龙







演打戏是五年前的约定







陈木胜:以前我拍过许多开枪之类的局面,这次我会拍实战,诚然《男儿本质》也是实战,但这次会比较超现实一点,拥有了超能力之后,会比个别人打起来更加夸张,每一场戏动作设计都不会很切实,这是我以前从没有拍过的,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和冒险。





谈《全城防备》

新京报:你的动作戏都是很挑衅人的极限的,这次会有什么样的翻新动作设计?

新京报:这是你第一次跟舒淇配合,良多香港导演跟观众都愿意让舒淇当“花瓶”。

新京报:片中有很多打戏,不会功夫的郭富城能够做到吗?

见他像是学生跟老师会见

新京报:据说你在片场性格挺大,如果表示不好连房祖名都不会给体面?



陈木胜:成龙不是这样的人。成龙有一个很好的规矩,他到现场很尊重导演。这是他七小福学艺的时候就被教导的,就是在现场要尊重导演。到现在我跟他配合《新少林寺》他也是这样,他到现场十分守演员的道。





谈郭富城

陈木胜:现在我们来来去去就那么多少个明星能打,我渴望多拍其余的演员去施展他们打的部分。其实最主要的是演员本身想不想走这条路,有些演员基本就不想打,因为打戏太辛劳。像甄子丹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从反派、配角,到现在的男主角,他一路走来的过程无比不容易。我拍完《男儿本色》后三个主演的反应都不一样,谢霆锋就连续想当一个动作演员,现在天天都练武功,而房祖名则告诉我他再也不想打了,他受不了那种辛苦。郭富城没拍过什么动作片,但是让他打一回是我们五年前的商定。我感到这个戏出来后观众会对郭富城有另外一个看法,包括演技和他的动作,对他来讲绝对是一个冲破。

新京报:你给杜琪峰、徐克等导演都担负过副导演,他们对你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陈木胜:1996年我拍完《冲锋队怒火街头》之后,嘉禾的老板何冠昌何先生就把我定位成一个动作片导演,那个时候一个导演的定位是很重要的。何先生就对我说你立即去拍成龙吧,我当时还只是个新导演,不太敢去拍成龙。何先生就鼓励我说你必定可以的,而且做了旁边人(成龙喊何冠昌干爹),就把这事促成了。

陈木胜:杜琪峰说想拍《天若有情》,我就带他去西贡看飙车,可能因为我当时讲了太多的主张(笑),杜琪峰他们就决定让我来拍了,况且我也是他们的徒孙,第三代嘛。



新京报:《宝贝计划》是你第一次拍喜剧,票房、口碑都很好,什么时候再拍喜剧啊?

新京报:你的处女作《天若有情》是杜琪峰、林岭东与王晶送给王天林退休的礼物,你是怎么争取到这个重任的?

陈木胜入行不久便得到TVB两张王牌王天林和萧笙的赏识,让他为杜琪峰、徐克等有名导演担当副导演,童贞作《天若有情》更是成为刘德华的经典作品。之后他又被嘉禾老板何冠昌钦点执导成龙电影《我是谁》。陈木胜作品作风凸显,但类型多样,首尝喜剧的《宝贝盘算》大获成功,之后的《男儿实质》、《保持通话》等不同风格的电影都备受关注。而计划今年8月上映的《全城防范》,陈木胜又首次尝试了生化变异题材。近日他吸收了本报记者的专访,畅谈新作以及与合作过的明星背地的故事。

新京报:郭富城在领有超才能之后的造型是什么样的?



谈徐克

新京报:据说《天若有情》是你自己的真实 未审经历?

变异只“超现实”不炫技












新京报:那时候成龙有没有欺负你啊?


以此为傲 ,以此谋生, 以此热爱且不忘初衷